“吴亦凡们”败走,虚拟偶像乘胜追击

时间:2024-05-04来自:未知 点击:355

“永远不塌房的偶像”。这样的卖点,是不是能立刻吸引那些经历过“吴亦凡们”的伤心女孩?

近年来,国内偶像产业链日益成熟,偶像文化随之变得大众化,追星不再是小圈子的“自嗨”,而是孵化了一片有待挖掘的广大消费市场。饭圈经济伴随资本而生,在“流量为王”的时代背景下,“偶像”成为推动大众消费的最关键角色,因为饭圈的庞大购买力经常促使艺人代言的商品销量暴涨。

但,这样极端的饭圈文化,也让追星变了味。

2021年7月31日,吴某凡(男,30岁,加拿大籍)因涉嫌强奸罪,被朝阳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通报一出,这位流量明星的粉丝圈“炸开了锅”,甚至有传言说吴亦凡粉丝正着手创建组织,进行所谓的“集体营救”活动。紧接着央视网8月1日中午发文直言:吴亦凡那些走火入魔的粉丝该清醒了。

事实上,无论是最近刚发生的“吴亦凡违法失德”事件及其连锁反应,抑或是此前某选秀综艺“倒奶事件”背后的畸形追星行为,都隐隐暗示了这是个不仅高收益而且高风险的行业。

这也引发了整个行业的思考:塞伯朋克的2021年,与有血有肉有欲望、难自律难管控的偶像明星相比,虚拟偶像营销,是否有可能永久解决「偶像翻车」的问题?

“甩葱”狂想曲

虚拟偶像最早可以追溯到1984年诞生于日本的二次元idol林明美,该形象出自《超时空要塞》的女主角,结合声优饭岛真理的声音,林明美还发售过正式的偶像专辑,并在短时间内就冲上日本oricon榜单前几名。

接下来的发展就是大名鼎鼎的初音未来。进入千禧年,雅马哈公司开发的电子音乐制作语音合成软件VOCALOID让虚拟偶像拥有了独属于自己的声音,CRYPTONFUTUREMEDIA就是在这个语音合成引擎的基础上,打造了设定基数为“16岁日本少女”的初音未来。2007年,初音未来正式出道。

仅在诞生初期,初音未来就为公司带来近6千万日元的盈利。据悉,初音推出后的2年内,软件共卖出5万多套,而没有虚拟人物形象的音乐软件通常情况下平均销量基本只有300套左右,这份经济效益一直延续至今。

2010年3月,“未来之日39感谢祭”演唱会于ZeppTokyo音乐厅举行。这场演唱会也使初音未来成为第一个使用全息投影技术举办演唱会的虚拟偶像。2500张演唱会门票在短时间内被抢购一空,演唱日当晚有超过3万名忠实拥簇者通过付费网络直播观看。

随着时间的流逝,普通偶像可能会存在发福、变老、过气、绯闻等等不可抗因素,相较于此来说,初音未来不仅毫无花边新闻,而且永远16岁,还会定期版本更新。

发展至今,这个出道已满14年的“二次元虚拟歌姬”在世界各地举办过近50场专场演唱会,且每一场都有成千上万粉丝齐聚全息投影演唱会现场,火热程度甚至超越真人演唱会。她是LadyGaga最喜欢的电子流行音乐明星,曾获邀参加其巡回演唱会。

据《艾问人物》()了解,在这期间,初音未来还做过代言、拍过广告,周边商品销售火爆,手办店铺更是一片片绿色海洋。她代言过丰田卡罗拉、Google、索尼、小米、全家,她还是2013年最先穿上LV春夏新品棋盘裙的亚洲艺人。初音未来可以说是仅凭一己之力带动了超100亿日元的消费。那些年,饭圈不断流传起一个神话:“流水的偶像,铁打的初音未来。”

饭圈疯狂的同时,资本也狂热起来,如此流量密码,其实不过只是一堆电子数据。

2011年6月,上海禾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首次引进了雅马哈的VOCALOID人声歌声合成技术并独家运营。同年12月1日,在“VOCALOIDCHINAPROJECT征集人物形象”评选大赏中,中国绘师MOTH的投稿“雅音宫羽”脱颖而出。经专业修改过后,“雅音宫羽”变成了一个有着灰色长发、碧绿眼睛,腰坠中国结的15岁少女——“洛天依“。

2015年12月31日湖南卫视跨年晚会上,李宇春翻唱了《普通DISCO》,把洛天依和二次元带进大众视野;2016年2月,洛天依与杨钰莹合唱《花儿纳吉》,成为首位登上中国主流电视媒体的虚拟歌手。自此之后,洛天依的微博粉丝增加了将近10万人。

2016年6月,洛天依第一次担任好莱坞大片《忍者神龟2》宣传IP;第一次登上娱乐圈盛事金鹰节;第一次与银行达成合作(浦发银行Vsinger信用卡推出)。

2017年6月,洛天依举办“VsingerLive洛天依2017全息演唱会”,这场演出在预售开启后,定价1280元SVIP门票3分钟内被抢购一空,演唱会上座率高达八成,与A站合作的在线直播观看人数也突破了百万。

而国内能够做到一开票就被秒杀的,只有周杰伦、陈奕迅、张学友、五月天等寥寥数人。

进击的虚拟偶像3.0

随着科技发展,二次元开始迭代,虚拟偶像迎来3.0时代。

据《艾问人物》()了解,未来将是一个虚实结合的世界。电影《头号玩家》的剧情对此做出了清晰的解释:主角韦德在贫民窟的破旧车厢里(随地),穿戴上VR设备之后(沉浸感),成为了虚拟世界绿洲当中的另一个自己帕西法尔(身份),结识了不明身份的女孩阿尔忒弥斯(朋友)。如果帕西法尔挨揍了,韦德的肉身也会立刻感到疼痛(低延迟)。

国外也因此涌现出了大量的Vtuber(虚拟主播)。2017年,被粉丝称作“人工智障”的虚拟网瘾少女Vtuber(虚拟Youtube创作者)绊爱出道,这为虚拟偶像市场创造了一种全新姿态:人格化,互动形式高度贴近真人。紧赴初音未来、洛天依的成功路,绊爱在人气与商业上接连取得成功,一时间创造了新风口。

2018年11月,英雄联盟推出由四名女性角色组成的K/DA女团,在2018全球总决赛舞台上正式“出道”。高质量的音乐、时尚的美术造型与精湛的建模,让K/DA一时间风头无两,跃身全球虚拟偶像“顶流”。角色们出演的首个单曲MV《POP/STARS》上线一个月,在Youtube播放破亿,MV主题的皮肤更是成为《英雄联盟》有史以来卖得最好的皮肤之一。

2020年10月,爱奇艺推出虚拟偶像选秀节目《跨次元新星》,邀请Angelababy、虞书欣和小鬼担任导师,以《青春有你》的真人女团选秀方式,让纸片人选秀,听虚拟偶像破音,被封为“年度人类迷惑行为”。

2021年5月,燃麦科技推出首个超写实数字人AYAYI,并选择在小红书亮相出道。这个从人物建模就直接“建”在00后审美点上的AYAYI不仅颜值能打,公司为她塑造的个性标签也是又A又飒。据悉,AYAYI首发帖阅读量近300万,一夜涨粉近4万,涨粉量打破了真人KOL潮流社区历史之最,并吸引了包括娇兰在内的一线奢侈品大牌的青睐。

虽然目前来看,虚拟偶像仍属小圈层,但虚拟偶像已经在给许多产业赋能,比如音乐、时尚、直播带货等等。尤其是疫情肆虐的这两年,出不了门的年轻人披上赛博朋克的外皮网上冲浪,虚拟主播收获了数倍于前几年的热度。

资本也闻风赶来

2020年11月23日,乐华娱乐发布了A-SOUL首支团体预告,宣布将推出旗下首个虚拟偶像女团,其成员由向晚(Ava)、贝拉(Bella)等外形、性格不同的5人组成。2020年12月2日,A-SOUL发行团体第一张单曲《Quiet》,出道短短几个月,全网粉丝数便突破三百万。

数据显示,头部虚拟偶像公司万像文化在今年3月得到了来自SIG海纳亚洲的数百万美元融资;成都的伊拾七也获得了瑞风资本和原力创投的天使轮融资。8月9日最新消息,虚拟娱乐服务提供商摩塔时空刚刚完成了天使轮300万美元融资。摩塔时空致力于虚拟偶像产品的研发与运营,此前曾打造的虚拟偶像组合And2girls安菟已成为国内知名的虚拟偶像组合。

时至目前的虚拟偶像领域内,字节、阿里、网易、腾讯等互联网大厂均已沉默下注,但质疑的声音仍时刻环绕。活人明星发展了上百年历史,虚拟偶像毕竟只是一串华丽的电子数据,这个产业能做大吗?究竟是真风口,还是割韭菜?

“2021年中国48.9%网民为虚拟偶像花费金额与现实偶像基本相同,37.6%网民为虚拟偶像花费金额比现实偶像更多,此外13.5%网民表示与现实偶像相比,其为虚拟偶像花费的钱更少。”

图编:丘丘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