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环球宝贝代孕中心
网站banner图片展示
热门文章
为不到1%的代孕希望,杭州51岁女子经历19次取卵
来源:http://nmnaiye.com  日期:2019-12-01
极高龄夫妇助代孕存在哪些伦理问题?辅助生殖应该怎样进行质量控制?
近日,第三届辅助生殖质量控制学术研讨会暨生殖安全与辅助生殖质量控制国家级继教班在杭州举办。会上,各位专家就国内外生殖安全与辅助生殖质量控制中的热点和实际问题,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研讨。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生殖内分泌科主任、浙江省辅助生殖技术质量控制中心常务副主任朱依敏教授表示,全面二孩时代的来临,既给辅助生殖事业带来了巨大的机遇,同样也带来了挑战。
[attach]293635[/attach]
网络图
19次取卵最终还是没能怀上
“高龄产妇指的是年龄大于35周岁的产妇,而极高龄则指的是45周岁以上的。”朱依敏告诉记者,随着二胎政策的放开,极高龄产妇呈现出一定的上升趋势,但是她并不建议她们“冒险”。
朱依敏接诊过一位女性,姓王,今年已经51周岁了。因为失独,从大约两年前开始,就一直在她这进行辅助生殖。考虑到王女士的年龄等问题,朱依敏按照王女士的自然周期,利用少量的性激素进行微刺激促排卵。
截至今年春节的时候,王女士已经取了19次卵,但是由于卵子的质量并不乐观,要么取不到卵,要么取出后发现是空卵或者是异形,最后受精不了。即使偶尔成功受精了,胚胎又没在体内着床成功。
“久病成良医”,因着取卵的次数多了,王女士甚至都学会看自己什么时候会有卵泡,什么时候可以到医院取卵。
“一般45岁到47岁左右的女性,我们就建议她们要慎重考虑是否用自己的卵子了,像王女士这样50岁以上的,最好的办法还是接受赠卵。”朱依敏说。但事实上,同王女士一样,很多女性并不愿意接受赠卵,坚持想要用自己的卵子。她们觉得一旦用别人的卵子,自己的遗传就断了。对她们来说,用自己卵子生出来的孩子,才是“自己”的孩子。
直到现在,王女士也还没放弃。
[attach]293636[/attach]
网络图
胚胎染色体畸变率达到99%以上
“一般女性从35周岁开始,卵巢功能开始下降,尽管能成功自然代代孕,但是畸形率却是越来越高;到了45周岁以上,自然受代孕的几率也变得很低,几乎是千分之一的概率。”朱依敏说。
她提到,45周岁以上的女性,单次做胚胎移植99%以上是失败的;做多次移植,也仅有5-10%的人可能会成功。成功移植后,还有70-80%的概率会流产,就算没有流产,最后孩子也可能会被查出其他问题。
“有人将45周岁女性的胚胎拿来做染色体分析,发现染色体畸形的概率,竟然达到了99%,导致很多人胚胎放进去就流产了。”朱依敏告诉记者,根据欧美国家的统计,女性大于44周岁,移植胚胎的出生率仅在1%-2%,而年龄每上升一岁,出生率又要降低些。也就是说,45周岁的女性,移植胚胎的出生率可能还不到1%。
“每次取卵可能取不到,取到的卵子可能形成不了胚胎,胚胎染色体出错的概率又那么高。”朱依敏说,“高龄女性,尤其是极高龄女性做辅助生殖,其花费和付出是不可估量的。不但身体要承受一次次取卵、移植的过程,心理上也是起起浮浮,备受煎熬。同时,一次次的失败,甚至一次次的流产,对子宫内膜的损伤也是很大的,刮宫处理后,子宫变薄,更加难以代代孕。”
[attach]293637[/attach]
网络图
即使不到1%的希望也想试试
除此之外,高龄女性在妊娠期间出现各种病症的概率也比适龄女性高,有不少女性胚胎移植成功了,最后却因为自己身体状况,不得不终止妊娠。
不久前,朱依敏接诊的江女士便是因为自己高血压,最后在代孕26周时,不得不进行引产手术。“江女士45周岁,代孕23周的时候,血压就高得厉害了,治疗了一段时间也没控制下来,而且由于母体血压高,血管收缩,胎儿的血供不行,已经不长了。”
当然,并不是仅仅是母亲的年龄,父亲的年龄也会影响到孩子的健康。45周岁以上的夫妇生育的后代,患眼癌、白血病、自闭症等的概率,要比别人高一些。
“目前来做辅助生殖的极高龄女性,往往是失独家庭,想要有一个自己的的孩子,或者是再婚重组的家庭,希望能有一个属于彼此的孩子,也有一些是纯粹想要再生一个的。”朱依敏告诉记者。
对于极高龄产妇到底要不要取卵,要不要再生?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可能我们很难给她们下一个结论。对她们来说,哪怕希望不到1%,也想着试一试。
朱依敏提醒,高龄产妇尤其是极高龄产妇,在准备代代孕前,要做好充分的评估,看自己有没有机会代代孕,比如内分泌情况如何、身体的耐受力是否良好(能不能承担整个代代孕的过程)、卵巢功能好坏等。
除此之外,朱依敏表示,无论年龄大小,如果有多次流产史、辅助生殖中反复移植失败的女性,最好进行第三代试管婴儿,在胚胎移植前做遗传学诊断,做选择性胚胎移植。
肿瘤患者经过伦理讨论可以冻卵
朱依敏告诉记者,她也遇到不少女性想要进行冻卵,“目前,冻卵技术已经比较成熟了。像去年9月到现在,共解冻16例,虽然其中有2例不能用,但最后7人成功当了妈妈。也就是说,冻卵解冻后的成功率达到50%。”
就在上周,朱依敏还参加了一场特别的伦理讨论会:未婚的年轻肿瘤女患者能不能进行冻卵?
小冯26岁、小夏28岁,她们都是乳腺癌患者,考虑到化疗对人体的生殖细胞产生损害,可能导致其永久生殖困难,于是她们提出想要趁治疗前进行冻卵。但小冯和小夏都是未婚的单身女性,而我国法律规定,不对单身女性提供辅助生育技术。
[attach]293638[/attach]
网络图
在法与情之间,该如何抉择?于是,医院紧急展开了伦理讨论,包括律师、社会学家、乳腺科医生、生殖科医生等人员参与其中。后来,伦理讨论通过了小冯和小夏的申请。不过,她们最终却还是没有进行冻卵。
“因为取卵不同于取精,是一个复杂的过程,至少需要10多天的时间促进排卵,如果一次取的量不够,可能还需要再取。”朱依敏说,“而且取卵的过程中可能会用到性激素进行微刺激,小冯和小夏的肿瘤又恰恰是和性激素息息相关的乳腺癌,可能会拖延、加重病情。所以,最后小冯和小夏考虑再三后,放弃了冻卵。”
朱依敏表示,虽然国外单身女性进行冻卵是被允许的,但这在国内还存在争议,不过,像小冯和小夏这样的肿瘤患者、卵巢早衰者等特殊人群,可以通过伦理讨论,最终决定是否可以进行。
多胎的数量要进行控制
朱依敏告诉记者,2013年医院成立了浙江省辅助生殖质检中心,对全省生殖中心做检查,制定质检标准,比如禁止代代孕、贩卖卵子、胚胎赠送等。她还提到,要控制多胎的数目,不能超过总数的25%。
“之所以要控制多胎,是因为多胎容易导致早产、低体重儿,出现发育、智力迟缓等情况。”朱依敏解释。
她提到,医院在2008年左右成立了一个随访中心,主要随访通过辅助生殖技术出生的孩子,以及接受过辅助生殖技术的女性。其中,最大的孩子是95年出生的。
[attach]293639[/attach]
网络图
随访中,工作人员会对这些孩子进行体格检查、智力量表测定等,但是效率很低,每半天也只能做2-3个监测,1个孩子就要1个多小时,越聪明的孩子需要的时间越长,因为需要完成的动作等也越多。近10年来,随访中心共监测5000多名孩子。
结果发现,辅助生殖出生的孩子,在体格发育、社交能力、语言能力、智商发育等问题与自然妊娠的孩子没有区别。但多胎的孩子相较于单胎,代谢性指标偏高些、体重也相对轻一些,有些智力可能也存在发育迟缓的现象。
“在平时,我们也会遇到主动要求减胎的代孕妇,去年就有50多个双胎代孕妇做了减胎,有不想要的,有因为是疤痕子宫无法承担双胎的,也有因为个子矮无法承受的等。”朱依敏说。
链接
朱依敏表示,在随访辅助生殖技术出生的孩子的同时,我们也需要对自然受代孕的孩子进行监测,也就是建立一个对照组。
因此,浙大妇院生殖内分泌科辅助生殖技术随访门诊即日起,将为100-150名年龄在4-6周岁的孩子提供免费智力测试(价值300元),并根据需要,提供部分代谢性疾病的咨询服务,具体报名可以通过医院官方微信公众号进行参与。
友情链接( ):